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大師姐她修無情道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6
  • 許知絕無情道大成,距踏破虛空隻差一步。九百九十九道雷劫劈完,許知絕冇死,如願以償地踏上登天梯,卻步入一片鴻蒙。 冇有仙境,冇有神界。麵前隻有兩本書,一本講述了一位少年的登仙成神之路,名字和那位她剛剛一劍刺死的曾經的師弟一模一樣;另一本則是一本命簿。 “土山村四百五十一人,逝。” “紅林縣五百六十一人,逝。” “雲間觀雲若、雲塢,逝。” “青山派一千八百三十七人,逝。” …… 命簿的最後一頁,一個巨大的血紅色逝字遮住了整張紙,其下是她那位師弟名字:葉飛雲。 扉頁在指尖消散,眨眼間,許知絕重回青山派。 鹿飲台,縛仙印,刑罰地。十三峰主坐於高台,那天葉飛雲吞噬了她用自身精血蘊養百年,用以結嬰的靈草;所以她持劍挖了葉飛雲的金丹,自此,判處師門。 重回此時,許知絕的劍尖已刺入葉飛雲的丹田。 而她的丹田也出現一本與命簿相似的書。 命簿告訴她,重來一回,想要成神,她必須做兩件事:一、儘量讓葉飛雲按照註定的命運踏上成神路;二、按照命簿所指,平息世間怨氣。 —— 葉飛雲自踏進青雲派,便如其他門派弟子一般,日日修行。外門弟子難見內門弟子一麵,更何論許知絕。也隻有在論道大賽上,他們才能一睹風采。 天上月,無情道,不可奪。他不敢想,不敢思,唯恐褻瀆。 偷食靈草非他所願,無吟劍劍尖刺進丹田時,他想,就當是他還了大師姐的靈草。 不成想,下一刻,大師姐收了劍,還讓他搬至她的住處。 1、一心成神無情道大師姐×戀愛腦龍傲天 2、男主後期會愛而不得發瘋但隻會創自己 3、草根肉食係男主
  • 拿到蛇妖影後的逆鱗以後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6
  • 【釣係大姐姐】×【美豔暴脾氣大小姐】 逆鱗是蛇妖的軟肋,隻要拿到了逆鱗,就算是千年的蛇妖也能任由人玩弄在股掌之間。 為了找回自己丟失的逆鱗,懷嫣投胎進娛樂圈,結果都混成影後了也冇找到逆鱗在哪。 更可氣的是,她有個叫晏清夢的對家,處處和她作對,讓她的尋鱗之路更加不順。 在一次重大的頒獎典禮上,懷嫣暗中開了靈視,環顧一週也冇看見逆鱗,倒是—— 正在領獎的晏清夢手中發亮。 這女人嫣然一笑: “小傢夥,才找到姐姐身上啊。” 小蛇妖氣得直跳腳,但也無可奈何。不僅不能手撕對家,反而還要自己打自己臉,主動上去和對家套近乎。 晏清夢的粉絲都罵她蹭熱度炒CP,恨不得到處拉橫幅解釋: 清夢和懷嫣是假的,不能嗑! 直到一日節目直播,眾目睽睽之下,有人給懷嫣打電話,電話那邊卻響起晏清夢的聲音: “她睡了,明早再打過來吧。” 第二天,橫幅上的字就改了: —清夢和懷嫣是假的?—不,能嗑! 【小劇場】 晏清夢被稱為美神降臨的最新神圖,是她身穿一身優雅禮裙,慵懶地吸著茉莉香菸。 有細心的粉絲髮現: “清夢又換煙托啦!這次是小蛇形狀的煙托呢,好襯我家姐姐,好漂亮!” 拍照的下一秒,晏清夢彈了彈菸灰。 纏在她手指上、被當做煙托的小蛇委屈道: “姐姐,下次彈菸灰的時候,彆彈在我屁股上。”
  • 拿到蛇妖影後的逆鱗以後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6
  • 【釣係大姐姐】×【美豔暴脾氣大小姐】 逆鱗是蛇妖的軟肋,隻要拿到了逆鱗,就算是千年的蛇妖也能任由人玩弄在股掌之間。 為了找回自己丟失的逆鱗,懷嫣投胎進娛樂圈,結果都混成影後了也冇找到逆鱗在哪。 更可氣的是,她有個叫晏清夢的對家,處處和她作對,讓她的尋鱗之路更加不順。 在一次重大的頒獎典禮上,懷嫣暗中開了靈視,環顧一週也冇看見逆鱗,倒是—— 正在領獎的晏清夢手中發亮。 這女人嫣然一笑: “小傢夥,才找到姐姐身上啊。” 小蛇妖氣得直跳腳,但也無可奈何。不僅不能手撕對家,反而還要自己打自己臉,主動上去和對家套近乎。 晏清夢的粉絲都罵她蹭熱度炒CP,恨不得到處拉橫幅解釋: 清夢和懷嫣是假的,不能嗑! 直到一日節目直播,眾目睽睽之下,有人給懷嫣打電話,電話那邊卻響起晏清夢的聲音: “她睡了,明早再打過來吧。” 第二天,橫幅上的字就改了: —清夢和懷嫣是假的?—不,能嗑! 【小劇場】 晏清夢被稱為美神降臨的最新神圖,是她身穿一身優雅禮裙,慵懶地吸著茉莉香菸。 有細心的粉絲髮現: “清夢又換煙托啦!這次是小蛇形狀的煙托呢,好襯我家姐姐,好漂亮!” 拍照的下一秒,晏清夢彈了彈菸灰。 纏在她手指上、被當做煙托的小蛇委屈道: “姐姐,下次彈菸灰的時候,彆彈在我屁股上。”
  • 還有這種好事兒?[快穿]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6
  • 沈雲萱每一世都拿到一手爛牌,她儘全力把牌打好,當上人生贏家。重來一次,她發現總有人想搶她的爛牌,非拿自己的好牌和她換。 沈雲萱不懂但尊重,還有這種好事兒? [世界一:豪門姐妹花] 沈雲萱不如沈雲蕊嘴甜會哄人,不討長輩喜歡。結婚的時候,沈雲蕊風光嫁進首富家,沈雲萱嫁給了爺爺的救命恩人——一個窮小子。二十年過去,沈雲萱夫妻進入富豪排行榜,未來可期,而首富家多次出事已經落敗。 沈雲萱重生在結婚之前,沈雲蕊突然提出要嫁給爺爺的救命恩人,讓沈雲萱去首富家,感動了全家人。 沈雲萱也感動萬分,這輩子竟然可以躺贏? [世界二:娛樂圈替身和反派] 沈雲萱和錢悅從影視學院畢業一起去試鏡,錢悅搶到大熱IP劇裡狠毒反派的角色,沈雲萱隻能做一個小成本電影女主的武打替身。結果大熱IP劇爆冷撲街,沈雲萱那部電影卻票房大賣,沈雲萱還被導演和主演看中,連著找她出演三部電影,彷彿鍍了金,直接躍升最佳女主,一路長虹。 沈雲萱重生到試鏡前夕,錢悅先她一步搶到替身機會,極力算計她進了大熱IP劇組。 沈雲萱驚訝又歡喜,這是不用走彎路了? [世界三:寵妃VS寵妻] 沈雲萱與沈蓉都是將軍之女,沈蓉入宮為妃,榮華富貴,沈雲萱嫁給小將軍獨守空房。多年後,沈蓉被打入冷宮,聽聞沈雲萱的夫君已經封侯,並且遣散後院獨寵沈雲萱一人。沈雲萱有公婆敬重、子女孝順,成了最令人羨慕的女子。 沈雲萱重生在議親之前,沈蓉日日討好長輩,想嫁給小將軍,還硬要將沈雲萱送入宮。 沈雲萱露出愉悅的笑容,妹妹硬要把好牌塞給她,她該怎麼感謝妹妹纔好? ※打臉爽文,寶寶們收藏一下吧O(∩_∩)O~ ※預收文求收藏《每個男配我都愛[快穿]》 男主是女主的,男配是讀者的! 江瑤作為資深讀者,意外穿到各種小說裡,那她可就不客氣了——所有的男配她都要! 世界一: 豪門棄子被打得遍體鱗傷,奄奄一息,因為女主救了他,是他黑暗的人生中唯一一束光芒,他便從此對女主死心塌地,不擇手段拚命往上爬,隻為能護得住女主。 然而女主和男主纔是真愛,反而覺得私生子殘忍狠毒,大義凜然地幫對手除掉了他。 江瑤:好了,換我來當這救命恩人!這全天下獨一無二的守護是我的了! 世界二: 竹馬鄰居是學霸還是校草,有擔當、有責任心,一直知道和隔壁的青梅有婚約。青梅與霸總相戀,夢想著灰姑娘嫁入豪門,卻被霸總當成替身,傷透了心。 悲痛分手後,青梅發現已經懷孕,哭求竹馬娶她給孩子一個名分。竹馬看在兩家交情上,心軟同意了,冇想到被誤會的霸總仇視,毀了竹馬的事業、打斷了他的腿,而青梅最後隻是道了個歉,就帶著孩子和霸總一家團圓去了。 江瑤:竹馬哥哥是超級績優股,這婚約就讓我來履行吧! —————— ※推薦我的完結文: 《退休反派穿成炮灰女配[快穿]》 《作精女配覺醒了[快穿]》 《謝當年不娶之恩[快穿]》 《快穿之護短狂魔》 《BOSS打臉手冊[快穿]》 《大佬拿了渣男劇本[快穿]》 《把主角碾成渣(快穿)》 《每個世界都想換男友[快穿]》 《頭號炮灰[快穿]》 《時空曆練記[快穿]》 《我靠打臉渣男在戀綜爆紅了》 《深情女配失憶了》 《奮鬥在千禧年代》 《重生且珍惜》 《重生之逆天改命》 《傾世明珠》 《頭號嬌娘》 《紅樓之庶女逆襲》 《紅樓之逆襲攻略》 【求收藏作者專欄^_^】
  • 青石板上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6-16
  • 青石板上,是一時的暴雨過後,留下的一生的潮濕。 是我該如何去接受我這一生的潮濕。 ————— 十月份的某天,江南下了小雨,周冼想原來這煙雨朦朧的江南就是母親和小姨的家鄉。 是小姨做夢也想回來的地方。 是的,她回來了。 她藏在了一方小小的青花瓷罈子裡,搖擺在一葉小舟裡,遊蕩在江南的溪流裡,擁在愛人的懷裡。 所以周冼識趣地走了,他走在長滿苔蘚的青石板上。 耳畔的風中竟然在十月也飄來了梔子花的香味。 他好像又聞見,聽見了她。 回首望去,又不見蹤影,三年來,他總是時不時這樣,但冇有一次像這般真切。 可當他走遍了整個小鎮,也再冇有聞見梔子花的味道了。 周冼隻默默坐在台階上喘著氣,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。 遠處的天空燃起了煙花,他聽見身旁路過的女生說: “我們快去那邊吧,聽說它求姻緣什麼的都很準,走快點,每年都好多人的。” “啊,我不想去,我纔不要求姻緣,我要求財,而且這也就是給人心裡安慰而已,該遇到總會遇到的,不要強求。” 是啊,該遇到總會遇到的。 天邊又下了雨,周冼很累,這場雨似乎給了他一個理由,在引誘著他不要努力了,冇什麼用的。 人都向那邊湧著,他看著眼前漸漸冷清的街道失了神。 朦朧細雨開始變大,濺在地上又落在周冼身上,他發了一會呆。 他想,他不信神的,他不信順其自然的。 準備站起來時,頭頂多了一把油紙傘和一陣熟悉的音樂聲。 “這麼大的雨,你不怕被淋濕嗎?” 不怕… 周冼抬頭看向她不說話。 她看著他時,眼角還帶著淺淺的笑。 “好久不見,周老闆。” 她舉起手機螢幕給他看,是之前他唱歌的那次。 他不知做何反應,隻遞出那顆早已準備好的鈴鐺,雨滴落在他們交織的指尖。 “喏,給你。” 舒辭撫上他掌心那顆小小的鈴鐺,卻直直對上週冼的視線,落下淚來。 她的眼角依舊是彎的,“我以為…再也不會見到他了。” “不會,小白一直帶著它,它還記得你,也一直在等你。” 我也在等著你,等著你的東西親手還給你。 他冇有說出這句話,隻是看著舒辭臉上的淚痕,遞出了多年前的那塊方巾。 好在啊,她這次是笑著哭的。 周冼抬頭看著上方的舒辭,他這才注意到雨傘一直向自己偏著。 雨水落在她的肩上,打濕了她淺青色的旗袍。 他拉過那隻剛剛繫上紅繩的手腕,攬進了自己懷裡,問道: “你說為什麼…我們總是會在下雨天見麵呢?” 因為她是一塊苔蘚,一塊永遠潮濕的苔蘚。 舒辭縮在他懷裡,感受著他身體的溫度,冇有回答問題。 這是她人生中的第二個擁抱。 “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下雨天。” 喜歡那雨落在青石板上的味道… 青石板並不是青色的,是包裹在上麵一塊又一塊細小綿密的青色苔蘚。 像極了當初包裹在那塊糖餅上綠色的黴斑一樣。 那就接受吧,接受自己是一塊小小的苔蘚,接受自己的一生被潮濕包裹。 因為我接受了死亡,接受了被一時的暴雨侵蝕了之後,需要走過的這一生的潮濕。 死亡不是終點,遺忘纔是。 這代表著我將永遠被潮濕包裹,永遠不會遺忘。 我終於接受了,你並非隻是出了趟遠門,冇有帶我,需要我走完這一生才能再次看見你。 我這一生,你都在陪伴著我。 所以舒辭等這一天等了三年,等到小白變成了大白,自己變成了三十歲。 “你最近怎麼樣?” 周冼看著坐在車裡撫摸小白的舒辭問道。 “我很好啊,看看書,聽聽歌,每天也很充實。” “你呢?” 舒辭反問著他,她希望周冼說他過的也很好,比希望她自己還要希望。 “我?回德國幫著家裡人做了幾年的事,最近纔回國。” 舒辭摸貓的手頓了頓,“那你什麼時候回德國?” “我不想回去了,我想做音樂。” 是的,他也不想放棄了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